【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·身边的榜样】“大漠女儿”杨拯陆——记杨虎城将军的女儿

时间:2019-11-07 11:20:33  来源:哈密日报

QQ截图20191107112637

  杨拯陆纪念碑。 通讯员张平/摄

  ■本报通讯员 廖学明

  哈密,三塘湖盆地,有一个向上突起的地质构造,被地质学家们命名为“拯陆背斜”。

  拯陆,全名杨拯陆,爱国名将杨虎城将军的女儿。

  将门虎女。大学毕业后,她放弃留在大城市的机会,跨越数千里来到新疆石油管理局,成为地质勘探队唯一的女队长。

  杨拯陆与这个特殊的地质构造有什么关系,“拯陆背斜”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?

  童年生活 颠沛流离

  三塘湖盆地位于哈密北部,中蒙边境线以南,这里戈壁连绵,山丘纵横。

  在吐哈油田三塘湖采油厂联合站前,一座年轻女性的雕像引人注目,雕像身材秀美,肩挎地质包,手握图纸和地质锤,面向广阔的三塘湖大地,目光坚毅、精神抖擞,洋溢着年轻的朝气和创业的激情。

  杨拯陆大学毕业后志愿来到新疆,先后任地质队技术员、副队长、队长,61年前,她热血贲张的生命湮灭在三塘湖的暴风雪中,年仅22岁。

  往事如烟,1936年3月12日,古城西安,陕西省主席杨虎城家传来了婴儿的哭声,这是杨家第5个女儿,取名叫“拯陆”。

  在小拯陆刚刚9个月时,她的父亲和张学良联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“西安事变”。第二年,杨虎城被迫“辞职出洋考察”。为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迫害,外婆带着姐妹几个到成都逃难。

  不久,日本飞机开始轰炸成都。警报一响,外婆就把姐妹几个分散藏到柜子里或桌子底下,躲避从天而降的瓦砾土块。

  杨拯陆的姐姐杨拯英在回忆录里写道,在野外、在农村野外的院子、走在路上都能看见飞机往下撂炸弹。

  抗战八年,外婆带着拯陆姐妹颠沛流离,辗转四方。不知不觉间,杨拯陆到了11岁,1947年秋到西安女子中学读书。

  学生时代 表现优异

  1949年5月20日,西安解放,失去爹娘的孩子见到了阳光。二姐杨拯英在回忆录里写道,姐妹几个积极要求加入共青团,参加团组织的暑期青训班,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。

  一个崭新的时代,杨虎城的儿女们个个意气风发。杨拯陆是学生活动的骨干,并被选为团总支书记。

  1953年,17岁的杨拯陆顺利考上了西北大学地质系。在大学里,她为人朴素、性格开朗,师生们都很喜欢她。

  西北大学地质系教授任战利说:“杨拯陆在校期间,为人朴实,学习刻苦努力,各个方面都表现非常突出。”任战利回忆道,杨拯陆得知国家急需资源和地质人才,更加坚定了从事石油专业的决心,她在陕西日报上发表了文章《我要做祖国工业化的尖兵》,表达了她报效祖国的理想,为石油事业奉献全部的决心。

  1954年4月,刚过18周岁的杨拯陆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。1955年5月,杨拯陆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家人希望她留在西安或者去北京,可她在毕业生登记表“工作志愿”一栏里填的是:第一志愿,新疆;第二志愿,柴达木……

  “她是受她大哥杨拯民的影响。所以在填报志愿时,毅然选择了新疆。”原吐哈油田公司三塘湖采油厂党委书记、报告文学《三塘湖不会忘记》作者张长海介绍,杨拯民在甘肃玉门油田工作,是她心中的榜样,而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,是那个时代最鼓舞人心的口号,也是杨拯陆的心声。

  初到野外 不娇气 肯吃苦

  1955年5月15日,杨拯陆一行29名学生,怀着建设边疆的壮志,踏上了西行的路程。

  杨拯陆和另一个女同学来到准噶尔盆地南缘的安集海野外队。杨拯陆任地质实习员,对天山南部边缘的新第三系构造进行地质详查,每250米需填一个地质点,野外队爬遍了每个山头。

  张长海表示,当时野外工作的条件非常艰苦,早出晚归,大家要学会开车、骑马,还要学会穿越小山、树、河沟,有时还要靠夜间的星星来辨别方向。

  有一次,杨拯陆看到一个队友没有爬上山,就把这个地质点的数据记录在图上,晚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觉得好像做了一件亏心事。第二天天一亮,她就要求重新上山把这个地质点跑一下。队长陪着她整整跑了一个上午,到达地方记录实际情况。

  杨拯陆刚来时,野外队队长心里犯嘀咕:怎么送来两个女孩子?一度要给上级打报告要求换人。杨拯陆和同事不娇气、肯吃苦,工作上手快,杂活抢着干,很快就融入了这个集体,大家对她们的印象也发生了改变。

  1957年夏,新疆石油管理局地质处决定前往准噶尔盆地东部,杨拯陆被任命为代理队长,带领队伍在克拉美丽地区进行地质详查。队里有4位女同志,比其他队的女同志都多,大家称这个队伍为“女子勘探队”。

  张长海介绍,有一次队上的车坏了,炊事员在戈壁滩上到处找水。找到一个水坑,但水是红颜色的,里面还有小虫子,杨拯陆让炊事员把水烧开自己先喝。到了第二天,杨拯陆说:“这水可以喝,没准还是高级营养品呢。”炊事员和队友都心疼掉泪。

  突遇暴风雪 保护地质材料牺牲

  1958年7月,杨拯陆接到新任务,到哈密三塘湖盆地做石油地质普查。到三塘湖的第4天,就遭遇了狂风“洗劫”。杨拯陆曾在给亲友的信中写道:这里的风多、大极了,10天中就有6天在刮风。

  在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三塘湖镇,杨拯陆和队友就住在中湖村村民吕树廉家,地质勘探队由队长、副队长、地质员、地质工等组成,全队十几个人。村民吕树廉回忆,勘探队很辛苦,早上5点多就起床吃饭,6点就出门,直到天黑了才回来。

  三塘湖盆地的勘探任务快结束时,队员们得知,这次收工后,队长杨拯陆就要结婚了。本来准备1957年结婚的她,因工作忙碌,婚事一拖再拖。

  1958年9月25日16时,天气突变,雪越下越大,能见度极低,气温骤降。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惊呆了在家里的勘探队员,他们深为两个出工小组的安危担心。当队员们陆续回来,可就是没有杨拯陆和张广智的身影,大家一直寻找到傍晚也没找到他俩。队员们急了,到三塘湖公社告急、到哈萨克毡房借马,一时间汽车、马队、骆驼、牛车全部出动分头找人。

  第二天凌晨,人们在离驻地2公里的小山坡下发现了两行脚印,沿着脚印找到了水壶、地质锤,再向前看到倒在地上的张广智,在离张广智300米远的山坡上找到了僵卧在雪地上的杨拯陆。

  队员们把杨拯陆和张广智的遗体运回基地,队里姑娘给杨拯陆清洗,解开她的外衣、毛衣、衬衣,竟看到完好无缺的地质资料紧紧地贴在她的胸口。

  “我想,这就是咱们石油地质工作者的职业精神,这就是咱们共产党人的使命感、责任感。”张长海说。

  杨拯陆和张广智牺牲后,新疆石油管理局独山子矿务局授予她们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光荣称号,并把三塘湖盆地的两个含油气地质构造命名为“拯陆背斜”“广智背斜”。一晃61载,她的事迹依然在新疆大地流传,杨拯陆的精神依然激荡着后人。

  1993年9月26日,在三塘湖盆地,随着油井阀门的缓缓转动,一股黑色的油流呼啸而出,喷向蓝天、喷向苍茫的戈壁。这一天的石油工人们,没有欢呼拥抱而是静立默哀,向为祖国石油事业的发展而牺牲的先驱们致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