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创建全国文明城市·道德模范】雷刚:永不缺席的人间大爱

时间:2019-11-05 12:50:07  来源:哈密日报

 QQ截图20191105125554

 雷刚(左)在和大龙摘枣。

  ■文/图 本报记者 赵玉伟

  “大龙,太阳快落山了,我们回家!”雷刚站在地头朝枣林里面大声喊道。

  “哦!”枣林里传出了大龙的回应。

  不一会儿,大龙提着半篮子红枣笑呵呵地从枣林里走了出来。走近了,二人相视一笑,雷刚说:“来,大龙,和我坐前面。”大龙把半篮子枣倒入电动三轮车的车厢后,就又笑呵呵地和雷刚肩并肩坐上了三轮车,“回家!”大龙说。

  随着一股尘土的扬起,二人慢慢消失在了沉沉的暮色中。这一幕,像极了21年前的一个场景。

  相遇

  1998年12月的一个清晨,原哈密市二堡镇奥尔达坎尔孜村村民雷刚,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一夜的工作,在太阳刚刚冒出半个头来的时候,骑着自行车下班回家。走到半路,他碰见了一个穿着单衣单裤和一只破烂鞋子的男孩,“呀!这不是昨天晚上跟我睡锅炉房的那个叫大龙的孩子么。”当时的雷刚,穿着棉衣、戴着棉帽都觉得冷,再次看到眼前这个可怜的孩子,雷刚动了恻隐之心,“来,大龙,坐后座上,跟我回家吃饭。”大龙也不推辞,坐上雷刚的自行车,和他回了家。

  吃了热饭,换上了干净暖和的衣服,雷刚看着眼前的大龙犯了难。原来,雷刚和大龙在此之前有过一面之缘,知道大龙眼下的艰难处境。

  当时的雷刚,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上有老下有小,家里开支大,收入少,为了补贴家用,冬天农闲时他在镇上的派出所和另外一家单位找了两份烧锅炉的活,一晚上不停地两头跑。就在带大龙回家的前一天晚上,雷刚正在派出所的锅炉房里忙活,派出所民警推开了锅炉房的门,带着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大、浑身脏兮兮的男孩子走了进来。民警告诉雷刚,这是他们在巡逻过程中发现的无家可归的流浪儿,他说不出自己父母的名字,也不知道自己的年龄多大、从哪里来,只知道自己叫大龙,初步判断其有智力残疾,让雷刚先照顾大龙一晚上,雷刚一口答应了下来。但是当雷刚忙完手里的活,准备好好跟大龙聊聊时,大龙却已经睡着了,而第二天早晨,雷刚下班的时候,大龙还没有醒来。等这天晚上雷刚再次来到派出所工作时,他才知道,大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失了,雷刚在心里独自哀叹了一番后就在忙碌的工作中把这事儿给忘了。令雷刚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天早晨他又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大龙。

  看着眼前吃饱穿暖的大龙,雷刚的内心矛盾纠结,这么冷的天,就这样把他送出家门,让他再去流浪,如果无人收留,最后的结局不是冻死就是饿死;留在家,会给本身就困难的家庭平添一份额外的负担,怎么办?在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,雷刚决定把大龙留在家里,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。拿定主意后,雷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子,妻子一听,当时就跳将起来,表示强烈反对,说:“这是个残疾娃,人家的亲生父母都觉得是个拖累,往外推,往外扔,你倒好,往家里领!吃一顿饭,可以,已经吃过了;给些衣服穿,也是应该的,已经给穿好了,赶紧送出去,走到哪儿,是他娃娃的命,我们也管不着!”雷刚也据理力争:“如果我不把他带到家里来,他的死活我们也管不着,现在我已经把他带到了家里,怎么能再往外推?就是养了一天两天的鸡和猫,我们也不能不管死活,何况这是一个人!”

  面对雷刚两口子的激烈争吵,大龙默不做声,自顾自地坐在火炉旁烤火取暖。可局面不能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,雷刚和妻子最后达成了一个折中方案:现在是冬天,天太冷,送出去生死难料,暂时留大龙在家里,等到了夏天,马上就送走。

  守护

  那年冬天,雷刚忙得不可开交,晚上要烧锅炉,下班回来要照顾大龙日常起居,还要时刻操心大龙不要走失。为了确定大龙是不是真有智力残疾,雷刚带大龙到医院做了检查,医院确诊大龙患有先天智力障碍,智力仅相当于3岁儿童的平均水平。村里的人为此嘲笑雷刚说,都说大龙傻,我看你比大龙还傻。

  妻子的反对、周围人的不理解,丝毫没有动摇雷刚收养大龙的决心。他买来了本子和铅笔,不厌其烦地教大龙识字,但是连着教了一个月,大龙连“1”都没学会,更写不了,雷刚只好彻底放弃了。读书识字不行,那就让他在生活中快乐一点,所以在闲的时候,雷刚都会带大龙去镇上逛街,给大龙买好吃的。看着雷刚对大龙比有的家长对自己家孩子还好,商店的店主有些不理解。雷刚笑着说:“我收养了,就是我的孩子。”

  一个冬天过去了,一个春天也过去了。当夏天来临,雷刚的妻子却像忘了夫妻二人在冬天的约定一样,对要送走大龙的事,不再提及,大龙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成了雷刚家的一员,但雷刚妻子当初极力反对时提出理由,也因此在接下来的现实生活中一一得到了印证。

  从1998年的冬天开始,21年来的每个冬天,雷刚都没有在晚上12点前睡过觉。“大龙的房间里架着火炉,他自己不会生火,也不会添煤,我要过去检查一下窗户,看一看炉子,才能回来安心睡觉。”这几年,雷刚的两个女儿先后在城里安了家,女儿们多次邀请雷刚两口子去“城里住几天”,但雷刚都因舍不下大龙而一次次拒绝。

  从1998年的冬天开始,雷刚冬天要惦记大龙是不是冻着了,夏天要惦记大龙是不是热着了,每天早晨要惦记大龙是不是穿好了衣服、系好了鞋带,每顿饭都要注意大龙是不是吃饱了。每次吃拌面,雷刚都要给大龙把菜和面拌好,“要不然他不知道拌,把菜放到面的下面,他先把面吃光,把菜放面上头,他先把菜吃光。”

  从1998年的冬天开始,为了防止大龙走丢,雷刚做过数十张联系卡,但总是被大龙弄丢、弄坏,千小心万小心,在21年的时间里大龙还是走丢了5次,最长的一次是一个月零三天。每一次走丢,都让雷刚心碎一次,他曾在冬天冒着严寒一整夜一整夜地寻找过,求助过警察、班车司机,让所有认识的人帮忙寻找,每一次得到找到大龙的消息时,雷刚都赶紧嘱咐对方:麻烦给大龙买点吃的,孩子饿坏了。

  从1998年的冬天开始,不管大龙进到二堡镇上的哪家馍馍店,只要他说想吃馍馍,店家都会要几个给几个,因为雷刚交代过:只要大龙来要馍馍,要几个给几个,回头我给你钱。村民从最先开始对雷刚的嘲笑,逐渐变成了后来的敬佩。

  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。大龙在一天天长大,而雷刚也在一天天老去。 2009年,雷刚决定趁自己身体还好,帮大龙落个户口,也就是从这时开始,大龙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姓名:党雷龙。“姓党是我们都要感党恩,名字中带雷姓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,龙字是因为他说他叫大龙,这是他唯一能够说出来的身份信息,必须要有。”有了户口后,雷刚为大龙办理了残疾证,让大龙可以享受相应的国家政策,以后的生活有个保障。

  春去秋来,花开花落。21年过去,经过雷刚的不懈努力,大龙已经可以简单地和人交流,并且还能帮雷刚干点简单的农活了,雷刚也已63岁了。“上了岁数”的雷刚,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自己老了之后大龙怎么办?“前些年,我去福利院为大龙做了申请,等我哪天老了动不了了,或者去世了,就送大龙去福利院。”他还交代自己的两个女儿:“以后我去世了,你们隔段时间就要去福利院看看大龙,不能让他觉得孤单,觉得我们不管他了。”